欢迎访问神舟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亚博APP入口?>?原创文章?>?文章正文

大伯,我的启蒙老师

时间: 2019-09-12 09:34:02 | 作者:橡树 | 来源: 神舟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52次

  在我记忆中,真正教我识字写字的不是在中学教书的父亲,也不是小学未毕业的母亲,更不是小学一年级的启蒙老师,而是我们同族的一个大伯。那时我大概有四五岁的光景吧,大伯已经是五十开外的年纪了。我们家乡同村同族的人,一天两顿饭都要端到大街上、树荫下、石头台子上吃,每人端个大粗碗,碗里要么是地瓜红萝卜糊糊,要么是手擀面条(面条是地瓜玉米面做的,那时过年才能吃上一两顿小麦面条,叫做白面面条),偶尔吃顿饺子,那也不是白面饺子,也是地瓜玉米面的皮儿,水萝卜或大白菜的馅儿,就是吃这样的水饺,大人小孩也是满脸的喜气。大家不分彼此,你用筷子夹我个水饺,他用筷子夹我块地瓜,直吃到该下地干活了,方才回家。我跟大伯学识字,也就在这两顿饭空间,因为我小时候老不长个儿,又瘦又矮,乡邻们便叫我“小疙瘩妮儿”,大伯一手端碗,一手拿个树枝短棒,一面在地上画,一面说:“小疙瘩妮儿,你听好看好了:一点一横,俩眼儿一瞪,啥字儿?”我那时是一个字也不识的,我瞪着大眼睛,小手也跟着大伯比画着。大伯见我读不出来,就不慌不忙地告诉我:“你记着,这个字忒好认了,就三个笔画儿,这个字叫:‘六’,一二三四五六的‘六’,你记住喽。”大伯又在地上画了一个字,对我说:“你看这个字儿读啥?一点一横,弯腰撅腚。”我看了半天,还是个不认识,大伯又耐心地告诉我:“这个字读‘方’,方块的‘方’,咱吃的豆腐不是方块状的吗?”我连连点头,大伯又紧接着考我:“一点一横长,一撇到南阳,南阳有个老和尚,摸起笔来写文章,啥字儿?”大伯见我摸不着头脑儿,就自言自语道:“这就难倒你了,这个字叫‘磨’,咱每天都得推磨磨面,不然吃啥?咱哪家没磨?都有。”大伯越教越带劲儿,又说:“再教你一个,一点一横长,一撇到南阳,上十对下十,十字对月亮,啥字儿?”我不知所措,小脸涨得通红,头摇的像拨浪鼓。大伯见我找不着南北,笑着和蔼的告诉我:“这个字叫‘庙’,咱家村东头不是有个庙吗?咱初一十五,逢年过节的,都得去上香磕头,敬拜神灵,这样说,你就记住喽。”

  听大人们说,大伯的爷爷是前清秀才,由于他花天酒地,挥霍无度,不善理财,把家底折腾个精光,到大伯这辈上,家里已经四壁皆空了,他的爹娘还去逃过饭呢。但他爷爷在世时,还是教他很多字,背过不少四书五经、唐诗宋词呢?我学前

文章标题: 大伯,我的启蒙老师
文章地址: http://www.szsxyt.com/article-216-196237-0.html
文章标签:大伯??启蒙??老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