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神舟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亚博APP入口 > 原创文章 > 文章正文

复读那年

时间: 2019-09-19 09:40:38 | 作者:4开 | 来源: 神舟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92次

  复读那年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一片,空气中弥漫着紧张而压抑的气氛。

  每天中午放学,我,鲁丰,龙龙三人都会混在走读生里出去吃饭,我们会固定去校门口往东两百米的那家饭店,那里的酸菜鱼很便宜,十五元一份,米饭管饱,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那里有楠哥,楠哥是那家店的服务员,平日里梳着马尾辫,穿着牛仔短裤,光明正大的把自己的一双大长腿暴露在我等屌丝面前,供我们瞻仰。

  楠哥其实是个妹子,因为性格开朗才被我们冠以这个称号,她倒不介意这些,常常和我们打成一片,平日里只要老板不在,她就私自给我们的菜里多放很多鱼块,我们吃的大快朵颐,拍手叫好,以至于后来大学来到苏州,点过四十八元一份的酸菜鱼,看着碗里少的可怜的鱼块,总是怀念起那个时候,怀念楠哥。

  慢慢地熟络之后,楠哥和我们成了朋友,有时晚上吃饭,她会刻意央求我们带她一起,于是顺理成章的组成了四人帮,在一起嬉戏打闹的同时扫荡着整条美食街,我们四人做成一张桌子,在一起吹牛扯淡,楠哥性格开朗,即便和我们将黄段子也不再话下,有时声音过大,引得旁人纷纷侧目,楠哥继续无所谓的笑着,反而我们三个压力很大。

  和周围其她穿着校服校裤的女生相比,楠哥的却与众不同,也不怪,楠哥并不是一名学生,她出生在四川一个叫做自贡的小城市,据说那里最出名的就是恐龙,后来又有一个叫做郭敬明的也是出自那里,或许是因为退学早的原因,楠哥虽然比我还要小上一岁,但为人处世甩我几条街,比如很多次网吧包夜都是她出的钱,她总是把自己已经拿了工资当做买单的理由,其实我们都知道,楠哥一个月的工资刚过两千,每个月还要给家里的母亲打一部分钱,自己根本剩不了多少,但没有办法,那时候我们三个也是穷的掉渣,只能默默顺从着楠哥的意愿让她买单,其实心里挺过意不去的,寻思着找机会给补偿回来。

  当时,南校是我们县城最好的私立学校,管理十分严格,严禁学生携带手机,即便如此,我们三个人里,鲁丰也是有一部的。复读的那段日子里,我们都觉得日子十分压抑,觉得生活不该如此,但又不知道生活到底该是什么样子,于是,包夜成了我们发泄乃至放纵的唯一渠道,我们会在晚自习偷偷给楠哥发短信,问她去不去,通常她很快就会比一个OK的手势过来,我们欣喜若狂。

  网吧里,楠哥不会打游戏,只能在一旁看着八零后脱口秀,时而笑笑,时而沉默,而我们三个则一起开黑,没完没了的敲打着键盘,叫骂着彼此,似乎这才是生活的真谛,这才是我们本来的样子,到了早上五点,我们几个顶着满脸的油腻昏沉沉的从网吧出来,回校门口买上一杯豆浆,并和楠哥做短暂的分别,她中午十一点上班,要先回去补觉,我们三个则回到教室后排补觉。

  复读的生活大抵如此,每天重复着前一天的一切,除了黑板上倒计时数字的减少外,生活并没有任何不同,我时常怀疑生活是间断性的,不然为什么很多事情回忆起来模糊不清,和楠哥的一切也大都淡忘,很多事情再回忆起来,陌生又熟悉,仿佛就在昨天,又仿佛早已过了几个世纪,能够完整浮现在脑海里的寥寥无几,隐约记得,在那个人人都爱许嵩六哲的年纪里,楠哥喜欢喜欢韩国的一个Bigbang组合,她的手机铃声是谎言的前奏,也是一段电话铃声,我没问过她为什么喜欢他们,喜欢应该是没有理由的,就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痴迷本兮的歌,直到几年后的某一天,当看到那个曾经最喜欢的歌手离开我们的时候,才忽然发现原来喜欢也可以是一种被限制了的奢求,也会在某一天猝不及防的变成我们回忆中的一部分。

  楠哥一个人住在南校附近,平日里无聊极了,于是我提议去她家里看看,结果被她以我想耍流氓为由残忍拒绝,后来也就没有了下文,直到第二次高考结束,我们四人找了一家大排档,吃烧烤,喝啤酒,互相吹嘘着理想,咒骂着现代教育,聊着各自的一切,原来楠哥是由母亲抚养长大的,楠哥的父亲在楠哥四岁那年就抛弃了她们母女,不知去向哪里,楠哥轻描淡写的说着这些过往,我们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好模好样的人都爱故作痛苦,悲痛欲绝的人却在强装坚强,我一直觉得楠哥是个坚强的女孩,不曾想,那顿饭结束的时候楠哥忽然哭了,毫无征兆,说是因为想家,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簌簌流下,即便烧烤的烟雾弥漫在餐桌的周围,那一行眼泪依然清晰可见,认识楠哥五年,她总共哭过两次,这是第一次,第二次就是后话了,印象里的她总是大大咧咧的,遇见不开心的事情顶多也就爆爆粗口而已,因此,没有人理解她的那句想家了到底包含了多少委屈与无奈,我也没有例外。

  一场宿醉过后,生活的轨道被分割成了不同的方向,我去了苏州,龙龙去了另外一座省份,鲁丰去了徐州,虽然是本地的城市,但一年也就回家一次而已,至于楠哥,她一直存在我的QQ好友里,但却少有往来,我的QQ里存放着很多朋友,那些和我推心置腹的朋友,那些陪着我狂欢放纵的朋友,我们甚至约定去***时间距离,偏要不离不弃,可真的分开之后,才见识到距离的可怕之处,那些信誓旦旦的约定正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失去它原有的分量,那些曾经的言论诺言变得可有可无了起来,即便不愿承认,也无法改变任何,只能任由他们留在我的好友名单里,那些闪着微弱光芒的头像,证明着我们之间曾经的那份关系。

  再次见到楠哥是大二那年,某一天,楠哥突然给我发了一个消息——我到苏州了,速来接驾。我立刻赶往车站接她,楠哥更瘦了,人也沉默寡言了起来,若不是偶尔的“语出惊人”,我都不敢相信这还是记忆中的那个她,因为很久没有联系,我很担心两个人会变得陌生,一路上都在尽力的聊着以往的话题,希望能够尽快的消除彼此的隔阂,楠哥提议去苏州乐园转转,我俩于是一同前往,那天是周二,里面的游客很少,楠哥说想坐过山车,我没有拒绝,一遍下来之后,楠哥觉得不过瘾,拉着我又坐了一遍,我在上面因害怕而大呼小叫,楠哥则是一脸的平静,下来后,楠哥意犹未尽,想在拉着我再坐一遍,我两腿发麻推脱了过去,恰好这时过来了几个人,楠哥就和他们又坐了一遍过山车,我去旁边买了两杯奶茶,回来后,发现楠哥又坐了一遍,最后,就连工作人员都上来劝阻楠哥,不要再坐了,楠哥这才笑嘻嘻的罢休,我隐约觉得楠哥是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否者不会这样,可如果她不愿意说的话,我也问不出来。

  晚上回来的时候,我打算让楠哥和佳佳住一晚上,但佳佳犯了脾气死活不同意,没有办法,只能给楠哥安排一家宾馆,晚上吃饭的时候,楠哥问佳佳是谁?我说大一时谈的女朋友,楠哥说漂亮吗?我说是经管系系花,楠哥狐疑的看了看我,直到我把手机里的照片放在她面前她才相信,我真的有个漂亮的女朋友,嘴里不时发出滋滋的赞叹声。

  佳佳是我大一时谈的一个女朋友,软萌一枚妹子,平日里总爱粘着我,为人不错,偶尔也犯点小姐脾气,比如当我告诉她楠哥是个姑娘,而我要和楠哥吃饭时她生气的直接走回宿舍,一点面子也不给我。佳佳是经管系的系花,当初追她的人有一个加强排,不明白她为什么最终选择了我,我问过她,她也只是含糊带过,所以至今,我都不相信自己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我把和佳佳在一起的很多趣事都告诉了楠哥,连佳佳生气的原因也一并告诉了楠哥,楠哥坐在对面认真的听着,末了,说了一句知足吧你,生气还不是因为在意。

  至于楠哥,她说那家饭店的工资太低了,从一开始的两千块二,过了两年后还是两千块二,没有办法,干脆辞职,后来听人家说,南校旁边不远处新开了一家KTV,里面招女员工,七八千一个月,她一想反正都是端茶送饭,到哪里不都一样,于是就去了那家KTV上班。

  “后来呢”我问

  “后来没能干下去”楠哥说

  “啊,怎么回事?”

  “有个客人摸我大腿,我没忍住就把酒水泼到了他身上,哈哈哈”

  “呃,不愧是楠哥”

  “你都不知道,当时他的很多客户也在,他就处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真有你的”

  “所以就被开除了呗”楠哥语气随意,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不过我是谁啊,很快的就在网上找了一份工作,好像是什么销售代理,就在苏州,所以就过来了”

  那顿饭,我和楠哥把那个摸她大腿的人的祖宗十八辈问候了一遍,我们说着粗鄙的话语,引起隔壁桌异样的眼光,我们似乎又回到了复读那年,在路边摊子上讲着黄笑话,笑的没心没肺,但这一次不一样,楠哥笑着笑着就哭了,她说,生活好难啊,这是楠哥的第二次哭,也是我见过的最后一次。

  第二天上午,我打算送楠哥去面试,结果电话接通,她说她已经面试成功了,我在电话里祝她工作顺利,回去的路上,我微信上告诉鲁丰和龙龙,楠哥来到了我所在的城市,他俩让我没事就找楠哥一起玩,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多少有点不以为意,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很多朋友已经在成长中丢失了,我和楠哥大概也是如此,即便依旧坐在一起相谈甚欢,但总觉得和过去的味道不一样,况且佳佳一直不开心我和异性有过多交流,所以找楠哥这件事情被我一拖再拖,最后也没有找成。只记得有一次和佳佳闹矛盾,我的几个狐朋狗友以安慰我为由,决定一起去K歌,其实安慰本就是幌子,我们只是一群顶着大学生光环无所事事的混混而已,任何借口都可以用来当做放纵的理由,我打了楠哥的电话,希望叫上她和我们一起,其实不仅仅是见她一面,真正想念一个人是不会拉着其他朋友一起的,找楠哥一方面是想气一气佳佳,我的那几个哥们肯定会把我又领了一位女生玩儿的事添油加醋的告诉佳佳,另一个方面,楠哥身材好,性格开朗玩的开,带出去倍儿有面子,不过意料之外的是电话没有接通,第二天她在QQ上解释,当晚加班,她们有规定,上班时间手机不能装在身上,我笑笑说没有关系。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上映时,我鼓起勇气联系了很多以前的朋友,给他们一一发去信息,虽然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但却可以在同一时间看同一部电影,楠哥当然没有例外,当晚从影院出来时,就接到了楠哥的电话,她说好好看,好感人啊,喜欢幺鸡和陈末的爱情,楠哥在电话里唱起了电影的插曲,“我们一直忘了要搭一座桥,到对方心底瞧一瞧,体会彼此什么才最重要,别再寂寞的拥抱……”或许是电话那头风太大的原因,楠哥的声音沙哑,颇有几分莫文蔚的感觉,我听得入了神。

  因为是专科,大二下学期结束,很多人纷纷开始了面试工作,看着舍友一个又一个搬出宿舍,找到稳定的工作,我也烦躁了起来,没有办法,我已经做了太久的差生,久到都忘记该如何与这个社会和谐相处,孬的工作不想做,好的工作人家又看不上我,那段时间心情很差,雪上加霜的是,佳佳向我提出了分手,理由很可笑,她爸妈不希望女儿留在苏州,我在空荡荡的宿舍里呆了半个月,吃了四十几桶泡面,直到被宿管阿姨强制赶出后,才选择回家,想着过完自己人生最后一个暑假后再找工作,人就是这样,堕落到一定程度后,就开始安慰自己。

  再一次联系楠哥,得知她和我一样也回到了睢宁,我见到了她的母亲,一个和她一样瘦弱的女人,只是年龄大了一些,苍老一些,她母亲让我好好陪她聊聊天,不要想不开,我很疑惑,直到看见楠哥手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刀痕,才震惊的说不出话,小心问及原因,她只说在KTV里被人欺负了,接着就是长久的沉默。我想到了那家KTV的名字,浑身发抖,她一个女孩子在那种地方被欺负了,我不敢往下想,有时我会喜欢一座城市,因为石桥古镇丝绸园林,有时也会憎恨这座城市,因为它的残酷无情,竟忍心伤害一个坚强的姑娘。

  那个暑假,没有人提及任何关于苏州的往事,楠哥也再也没有笑过。我们一起去之前的那家面馆,老板娘认出了我们,热心的帮我们各加了一个卤蛋,可我们没有吃出高四时候的那种感觉,我打电话给鲁丰,想找他一起带着楠哥进南校看看,楠哥以前总说有机会一定要进南校转转,看看帅哥美女,结果电话无人接听,我告诉楠哥自己也喜欢上了Bigbang,谎言之外,那首一天一天也是好听的要死,并让她赶紧下载下来听听看,我告诉楠哥我写了人生第一部小说,名字是我和小蓝的一年,我把它投给了很多个编辑,操蛋的是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过了一段时间,楠哥发表了一条说说,拥抱明天,简单地四个字附带了两个微笑的表情,我很开心,在下面用力的点了个赞,觉得她终于走了出来,这世上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不是吗,时间可以稀释很多痛苦不是吗,明天会更好更值得我们拥抱的不是吗。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号,天空飘着细细的雨,我又见到了楠哥,照片里的她笑的花枝乱颤,十分开心,从未见过她如此哈哈大笑,那么的无所顾忌让人心碎,五楼的高度让她第二天中午才被人发现,我仓皇而逃,原来所有的欢笑都装出来的,原来她从未真正走出来过,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部言情小说,女主角最后离开了大家,虽然知道是固定套路,内心却还是免不了痛苦悲伤,就像很多人都知道生活不是小说,却鲜有人知道生活远比小说残酷百倍。

文章标题: 复读那年
文章地址: http://www.szsxyt.com/article-216-196897-0.html
文章标签:那年  复读

[复读那年] 相关文章推荐:

Top